市场观察:收购政策画上句号 菜籽面临重新洗牌

 发布者:周海虹  发布时间:2017年6月26日 作者  来源:荆门日报

        这几年,对油脂企业而言,是最“好”的时代,也是最“坏”的时代。2016年,国家油菜籽托市收购政策画上句号,油菜籽市场面临重新洗牌,严峻的考验来了。
  存储令行,遍种油菜的呐喊
  自2008年开始,我国对油菜籽实行托市收购政策,委托中粮油临时收储,油菜籽基本加工成菜籽油保管。这一举措源于我国食用油消费大量进口的历史现状。受种植成本、科技含量等因素影响,我国生产油菜籽成本比国外高出很多,进口油大举冲击国产油的危机时刻悬在头顶。
  存储令出台后,享受国家财政补贴保护的国内油菜籽每斤价格一般在2元以上,2014年是2.55元。而进口油菜籽每斤价格在1.5元上下。保护政策大大刺激了农民种植油菜的积极性。长江地区油菜种植面积逐年增加,湖北省种植面积由1390万亩扩张至近2000万亩,荆门市种植面积最高曾过200万亩,油菜籽最高年产量突破40万吨,其中沙洋县一直位居全省前5位。
  油脂企业只管收购、加工、存储,国家补贴买单,低风险、少竞争,油脂企业在温室中成长起来,也逐渐丧失了“征战”市场的能力。
  这种状况延续到2014年,国内菜籽油储备达到600万吨,保护价存储起来的菜籽油每吨成本高达10500元,储存成本还在逐年增加,而进口菜籽油每吨价格只有5000多元。
  存储令止,市场主体陷入彷徨
  巨大的库容压力下,临时收储政策还能走多久?况且菜籽油的保管时间一般为2年左右,如若将储备菜籽油投放市场,多年积存菜籽油出库压力可想而知。
  市场能否承受取消存储令这股大浪?山雨欲来风满楼。2015年,荆门市油菜籽大丰收,产量超30万吨。丰收了,农民却笑不起来。国家油菜籽收购政策是去还是留?市场主体纷纷猜疑。油菜籽行情走向不明,企业不敢轻举妄动。直到6月18日,我国取消油菜籽临时收储政策,油菜籽收购企业才开始贱价收购,价格最低达每斤1.4元。国家按照种植面积直接补贴力度有限,即便是按照每斤1.7元的价格卖出去,农民每亩油菜仍然亏损130余元。
  价格低,农民惜售,部分油菜籽流入小榨坊,供农民自用。2015年秋播,荆门市油菜种植面积削减,有的改种小麦,有的直接抛荒。加之临储菜籽油涌向市场,2015年在其他种类食用油进口量剧增的形势下,唯独菜籽油进口量下降了。
  政策取消、开仓放油,温室里的油脂企业被一下子推向市场。残酷的市场环境下,农民手中的油菜籽,收还是不收?油脂企业命悬一线,出路在哪里?
  低价难收、加工必亏,在油脂企业的迟疑中,农民种的油菜籽终于还是通过各种途径出手。油菜籽行情也并未像一些企业预料的那样不堪,等到最后,油菜籽价格涨到每斤2.2元时,市场上已无油菜籽可收。
市场洗牌,道是无“情”却有“情”
荆门市油脂加工企业,在农产品加工业中占据重要地位,加工能力超200万吨。市场无“情”。记者走访了解到,2015年,全市油脂企业开工率非常低,数得上的21家规模以上油脂企业,许多都没有参与收购油菜籽。这轮市场洗牌,大型油脂企业真的要惨遭淘汰吗?
  风浪面前,有企业被吓退了,有企业却乘风破浪,迎来了黄金发展期。“2015年是形势最好的一年,公司利润翻番,全年利润过千万,一年抵得上过去几年。”荆门民峰油脂有限公司总经理邓明丰如是评价。多数企业叫苦不迭,民峰油脂为何喜不自胜?
  “政策明朗后,一些油脂企业担心失去国家政策庇护,无力参与市场竞争,不敢收购,更不敢加工。市场竞争,躲也无益,必须参与。民峰油脂从一开始就在参与市场收购,全年收购了约1万吨油菜籽。加工亏损,我们就做商贸。我们收购来的油菜籽后来销售到云、贵、川等地,西南地区是传统的菜籽油消耗区,人们偏爱小榨坊榨出来的土菜籽油。我们销售过去的油菜籽俏得很,每斤都能获得至少2角钱的利润。”邓明丰道出原委。
  在邓明丰看来,菜籽油价格回归市场是必然的,而今就到了市场重新洗牌的关口,应对正确,抓住的将是不可多得的机遇。民峰油脂一边参与油菜籽收购,一边参与菜籽油拍卖。自从中储粮开始拍卖储备的菜籽油以来,已经遭遇多次流拍。“虽然以远远低于成本价的价格拍卖储备菜籽油,但这个拍卖价仍然高于市场价,很多企业担心无法与进口油抗衡,所以望而却步了。而事实上,我拍进来的5000吨已全部卖向了市场,我还在继续参与拍卖。在我看来,国产菜籽油和进口菜籽油是完全不同的两种商品,如今,食品安全深入人心,国产菜籽油和进口菜籽油两者不能相互替代,放开市场,这就是机会来了。”邓明丰胸有成竹。
  看好油菜籽前景的邓明丰预料到今年农民种植油菜籽的积极性受挫,已与公司周边农村的村支书联合挨家挨户到农民家商谈,并与农民签订保底价收购协议,整村动员,目前已签订5万亩油菜种植面积,以确保今年的原料供应。

 

打印』『关闭